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桶狭间的荻草】【作者:浪子鱼】
【桶狭间的荻草】【作者:浪子鱼】
字数:10021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第一日』

  永禄三年5月,气温热到让人会以为这是盛夏时节。

  「真是令人苦恼的节气。到底还要多久才到?」轿中不停的传出今川义元不耐的声音。

  「那尾张的大傻瓜知道我们进攻,还没有动静吗?」今川义元不时用手擦拭自己的额头,头发上的汗水似乎让他有些厌烦。

  做为名门望族,今川义元被世间称作「东国第一武将」,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最近尾张发生政变,北边美浓的斋藤义龙也病危,情势一片大好,所以动员了二万五千人出兵入侵大举入侵尾张。

  而他口中大傻瓜指的正是尾张的年轻领导人织田信长。

  一名为冈部正纲勇壮武士在轿前下跪说:「属下负责侦察敌情的人来报告,据说信长在清州城内带着三个少年饮酒、跳舞。」

  听到这报告,手持扇子,自负的今川义元于是判定信长是束手无策了。「哦吼吼,那不懂风雅的村夫,终只有自暴自弃一途。」

  事实上他不知道的是那尾张虽小人少,但处处都武士之风。

  随着织田家逐一将领土统一,清洲城内尚武之士比比皆是,此刻织田家大将正将今川的行动及时报告了信长,织田信长与家老、臣下进行军事会议,众将大多主张坚守清洲城寨。

  信长当时只与重臣闲聊家常,最后只以:「夜深了,请各自退下。」

  一语结论。

  众重臣哀叹:「运数已尽,连镜子也模糊不清啦。」

  织田信长这番举止都给在天花板上,侦察情报的女忍者看的清清楚楚。
  说起来这女忍者的能耐也是不能小瞧,一蹲就是在房顶天花板隔间蹲了三天。
  三天来织田信长都在此处讨论军情,因此她只有少许合眼,其他时间都躲在这里观看或投过其他同伙将会议内容传信告今川义元,可以说是左右战局的关键。
  那蒙面藏在阴影下的女忍者名为荻(おぎ),有着妖媚无比的身体,脖子、大腿、紧致的胴体浑身是汗,胸脯上没了女性诱人的体香,散发出的气味却也不难闻,充满了她独有的气味。

  回想数月前,这个叫荻的女忍者自愿像狐狸似得迷魅男人,以游女卖春的方式混入尾张探取情报。

  她自己清楚多危险,但不这样做,愧对做忍者的使命。

  荻从小便深受忍者教育,可惜主公今川义元在以狂热的公家文化簇拥者出名,崇尚文人雅士穿戴高家服装,对照流行风雅事物的文化,必然对忍者这种像老鼠似的生物处处排挤,也被视做消耗工具。

  连名字「小荻」都取自一种长在于山坡,低山孤丘,荒地的野生植物荻草,衣服则只有两件,一件农民服装从12岁穿到现在16岁。

  最后裙摆短得露出了小腿,另一件令她骄傲的忍者服裙摆连大腿都露出了,只有用胫巾捆绑腿部。

  男孩成年15岁,而女孩13岁。

  荻长大到了十三,十四岁正是迎接成年,情窦初开的年龄,明明长得一副貌美如花的脸蛋,却开始被藏在面罩下,为任务甘愿做卖春游女换取情报。

  不但总是受人鄙夷的眼光。

  一般男人也都对自己避而远之,生怕与忍者扯上关系。

  一直到现在,每天生在杀人与被杀的生死之间排徊。

  或许是宿命还是使命,作为一条罪恶的生命,负罪累累的女忍者,从小便深受其害的她却有一份做为忍者执念,为了主公而死也在所不惜。

  这次有机会跟着主公加入战场,死也要打探各种军情。

  第四天清晨,天还未亮,信长接到大高城附近两处堡垒均遭攻击的紧急通报,织田信长命侍童击手鼓,自舞一曲能乐谣曲。

  「人间五十年,与下天比之,直如梦与幻……」。

  信长舞这首谣曲时,表情严肃,内心可能已决意视死如归;这让天花板上的唱完抛下乐器,穿上甲胄,即传了几名武将与膳食。

  女忍者荻惊觉异常,目不转睛盯着。

  信长从旁边女侍手中接来一碗泡饭,大口吞下后说「派出各地织田军在击退今川军的攻势之后,将部队集合到善照寺前,于准备一举突袭。」

  众家臣刹异同时众家臣当然极力反对。

  信长斥责家臣说:「我们虽然人少,但没必要过于畏惧。昨日会议见各位神情相信各位不同那群怕死守城派,没想到你们也一样平佣!不知现在情况守与攻结果差不多,不如攻之。」

  如此看来,信长于前夕不开军议是故意的,目的在以实际行动诱出那些主张守城的重臣,做为今川军的女忍者荻惊出一身冷汗,这么重大的变化再不传讯息将引发大祸。

  只见到眼前几名众武将神情激动大赞信长,信长又接着表示信长认为敌军运粮进大高城,又与两处堡垒苦战,应已疲惫不堪,突击正是时候并且立刻要去热田神宫举行誓师仪式。

  「主公请慢走,又捕到一只老鼠……」从旁边女侍手中传来一盒子。

  信长打开是一个面朝上睁眼的男子人头!

  天花板上的女忍荻吓一跳因为这正是负责传递消息的中间人,忍者阿悟。
  信长望一眼说:「枫!抓老鼠这种杂事就交给妳了!别浪费我时间。」
  信长对女侍说完一跃上屋外座骑前往战场。

  「那叫枫的女侍一定是信长的忍者。我要想办法快逃回去通报主公。」当屋上的女忍荻还想如何逃脱时,女侍望着上方随手拿起一把长枪!

  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向女忍荻的方向射了过去!

  女忍荻侧身机灵的翻了一圈没刺到,一脚踢开天花板跳了下来。

  被赶来的众士兵包围。

  枫立刻上下打量眼前的忍者,这女忍者绑马尾用黑皮革蒙面,从露出的脸与眼睛看起来年龄大约15,16吧。

  身型矮小,腿很细长,有着妖媚无比的身体比例,深黑色忍者服衣服前领有墨蓝色的边缘左右相交,无袖的手臂下穿着皮手甲,露出大腿的裙摆下有黑色的胫布绑腿与草鞋,身上沾满屋顶上的灰尘与蜘蛛网。

  荻看周边情势不妙立刻拔出腰上短刀应对,那女侍则冷笑说:「原来是只又臭又脏的母老鼠!是那个高贵的今川军派来的吗?」

  荻于是顺着回应。

  「今川军女忍荻!喝啊!」突然她高声大喊了一声,丢出一个烟雾弹,身影在织田士兵一阵惊荒中消失。

  枫没想到这小女忍逃的这样快速,又急又气,浑身发抖,怎能受的让她回去通报毁了信长计划,非要取她的首级不可。

  于是大喊一声:「她一定是要通报,追!」

  命令大伙使劲全身力气追向那女忍者。

  『第二日』

  也许是情势上已经顾不得什么隐密性,没有人想到这名今川军的女忍者荻敢在现身在数个屋顶上跳跃着。

  其实是因为织田军全数都跟随信长出发,所以追杀的士兵不多,看到这情况的女忍荻面罩下的秀唇微微上扬,不仅得意地轻笑了一声。

  她简单杀了几个少数的守关士兵,躲过几个弓兵的箭矢后翻出城墙围离逃入深山里。

  这深山老林里树木茂盛,非常适合躲避,没多久派出的追兵都找不到那今川军女忍者的身影。

  而那女忍者荻在森林中跑一段时间突然减慢了速度,单脚跪在地上喘气。
  刚刚数场战斗加上连日躲藏,只喝少量水进食一些干燥炒米,早已疲惫不堪,露出的大腿、手臂、脸蛋也都沾满屋顶内的灰尘与泥土。

  汗珠从额头滑落,大汗淋漓湿了整个背部,马尾的尾端都黏在背后与肩膀上。
  荻用手拉拉胸口的忍者服,脸上汗珠顺着脖子滑落到胸口与倒三角型的衣襟内。

  紧致而充满汗水的脖颈、胳臂与大腿,散发出青春少女的性感气息。

  疲累的她单脚跪在地上喘气一下,用手抚顺一下自己的发丝后,从腰后布袋中,拿出一个细小竹管喝了数口水,用左手擦了嘴,一个翻滚跳入旁边树丛里。
  右手捡起路边一支木棍配合左手,从土里挖出一包布装的东西,打开后有一件包裹全身的夜行黑衣,一把带有锁链、由忍者改造的镰刀,数包烟雾弹。
  她拿起烟雾弹的包巾从领口前左右相交的衣襟放入胸口里,然后把那支镰刀插入后腰的腰带。

  正当她眼神透露出喜悦与自信时,突然间查觉什么,身体轻盈的一个翻滚,躲过从后方射来数支飞镖,立刻腰后抽出一把短刀,半蹲做为防卫。

  一个女子声音说道:「老鼠躲得蛮快的嘛……啧啧……」

  这一句话传来同时,从树林间出现那个有着肃杀的眼神,叫枫的女侍。
  看着眼前脏兮兮,狼狈的女忍者荻,开始出言讽刺的说。

  「哼!又臭又脏的蒙面老鼠,只会潜伏在别人地盘偷听啊!」那女忍者荻从刚刚闪开就一直紧握短刀,盯着那个叫枫的女侍者打量。

  这此这女侍背后挂了一只长的忍者到,左腰间也配挂一支腰刀,很明显是织田军的女忍者。

  那女忍者荻不敢大意,一边防守一边回应。

  「哼!我是今川军女忍者小荻,不是什么老鼠,没事就快给我滚开!」
  枫从露出的脸与眼睛看出那女忍者荻年龄不大,现在听声音跟说话更确定了,自己虽然有猜测,但这样容易套出是今川军间谍,不实报自己名号说不过去,便说

  「我是织田军女忍者枫,妳这老鼠,以为能让妳逃回去通风报信砸了我主公计划吗?」

  没想到那女忍者荻的口气强硬的回答:「又臭又脏?换成妳喔大概连在天花板上躲四天都做不到吧。」

  一面听对方说话的枫在袖子里一面准备飞刀,一脸用不削的表情说道:「哼,连续躲在天花板上三、四天,这很得意吗?我非砍下妳头!」

  那女忍者荻严肃的回应说:「少瞧不起人,我知道自己的使命!为了我们主公要的情报就算要我躲到像只死老鼠死在天花板里也没关系!这道理妳会不知道吗?」

  说话时,眼神已决意视死如归枫本来觉得她幼稚,听到这么成熟的话,枫开始有种活捉她的念头,不过转念一,眼下这是左右战局的关键,必须要杀了这女忍者。

  「我可不能让妳回去通报重要军情,毁了我们织田军计划!」

  话才说完瞬间,枫便迅速丢出数把预藏的飞刀,不料又是一阵烟雾,那个今川军的女忍者便消失了!

  「啊……想逃!糟糕!」

  身经百战的枫虽然被惊讶到,但长年经验让她马上冷静地听起四周声音,静止的四周只有一面传来远处有脚踏树枝的声音。

  「应该是她。」

  枫一跃接着在树林间开始拼命追击。

  追逐中她发觉这女忍的瞬移之术,移动速度极快。

  于是使用全力追赶,不一会看到远方树上有跳跃的人影。

  而另一方面,就在逃了一段路程的女忍荻以为枫已甩开的时候。

  突然,从背后数把利刃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向荻飞了过去!在空中一个翻滚便躲开了那把利刃,两只长腿再一蹬,翻了一圈。

  把树上的她应逼到了地上,不过那女忍荻可没有停止脚步继续向今川军驻扎的地方奔驰又往后丢了几发飞镖。

  追在后的枫毫无惧色,抬起长长的忍者刀,打掉飞来的飞镖,以刺击方式向女忍荻的背后冲了上去。

  那叫荻的女忍者急忙躲闪开来突击来的利刃,对自己能被追到好像吃了一惊,只能停止脚步,摆出架势对峙了起来。

  那叫荻的女忍者好像不相信自己得意的移动速度被追上脱口喊出:「怎能追的到我!!」

  自负的发言让枫有些不开心的反驳:「什么怎能!妳多强?妳这又臭又脏的老鼠以为自己比我强?我做为织田军忍者多年,早身经百战了」

  枫自认在经验上应该不会赢过自己,但一想这女孩躲过三天以上都没被发现,移动速度又极快,可见决斗变数仍很多,不可以轻忽。

  「哼!」正当枫在思考时,那叫小荻的女忍者突然纵身接近,速度身法极快,一瞬间一个回旋踢朝枫的脸上踢来,枫一个大步后退,接着连续向后方翻了两个后空翻才拉开距离。

  「哼!敢来这招,妳觉悟吧!」经过这一脚,枫更确定必须要杀了这女忍者。
  即刻从后背抽出一把发着冷光的忍者刀对着那女忍者小荻。

  「哼!妳做的到吗?」女忍荻不仅得意地轻笑了一声。

  霎时地面扬起一尘埃四散,一股灰色烟雾迷蔓。

  枫看到眼前的女忍者荻突然消失。

  枫立刻半蹲姿态防卫。

  身经百战做为织田家的女忍者枫,知道消失的荻不是逃跑,而是像头猛兽藏在阴影里,逮到机会,便会毫不犹豫地咬向猎物。

  只见那女忍者荻突然出现在枫面前,一只紧致的长腿对着枫的脸就是踢一脚,枫瞪大眼睛,怒吼一声,又是数发至飞镖手里剑向那女忍者荻丢去。

  没想到那女忍荻又喷出尘雾消失在尘雾中。

  再从另一旁的暗影里跳了出来,一只脚硬生生地踢在枫的腰上,枫马上转过头去应对只看见那女忍者丢出一把镰刀,人却突然又无影无踪。

  突然身后又是一声奇怪的金属声响。

  突现在枫面前,硬生生地把镰刀刺进了枫的背上!紧接着揪着锁链一拔,那沾满了血的镰刀又被锁链扯了出来!

  一口鲜血从枫的秀唇边吐出,那张美丽的脸庞顿时变得惨白。

  「乌啊啊!」枫忍住痛楚心里惊叹一声,在这一刻她不禁承认,这小小的女忍者恐怕是不可小觑的对手。

  她知道那女忍者并没有远离,而是再次隐住她的身子,鬼鬼祟祟地准备盘算下次攻击。

  枫下意识的紧握手中那把利刃,四处搜寻那女忍者的痕迹「呵啊!」烟雾中的女忍者一声呼喊!

  又是一次!那女忍者再次突现在枫身旁猛地一踹!

  枫被踹翻在地,手中的刀被击飞到地上,没来得及反应,又是把镰刀飞出,射向枫的腰部,

  「哇喔。」枫虽然闪避却仍被割伤左腰,疼的只能惨叫一声。

  接着那女忍者荻又是一蹬,便不见了身影。

  感觉到不妙,枫明白自己的身体可不能再吃到那廉刀的伤,于是一蹬退入树丛躲藏,喘了口气,可背上与腰的伤流出来的尽是鲜血,心里却明白自己大势不妙。

  刚才若不是有闪躲成功,恐怕那镰刀就会从腰嵌入子,一定性命不保。
  「哼!妳躲也没用,我砍死妳!」烟雾中传来那女忍者荻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枫反而从树丛跳出来了,「哼。知道没用放弃了吗。」

  那女忍才说完,又是以同样的身法,现身在枫面前,一只锁链突然显现出来。
  这次举起忍廉刀打算硬生生的射向枫的心脏!

  「咦!什么味道?」那女忍者荻像闻到什么,停顿一下。

  「去死!」在瞬息之间,枫突然从身后抽出一只点火的火绳枪铳,一瞬对准荻就开枪「砰!」一声巨响传出!

  「匡啷!」女忍者荻的忍镰变成了一堆碎片,散落在了泥地里。

  只可惜那女忍者荻随然年幼也不是泛泛之辈,加上闻到味道已经有警觉,连忙举起忍镰抵挡,忍镰勉强挡住了这一击,但也被轰坏。

  「那是什么暗器!可恶!」

  女忍者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慌乱,于是急忙扯出两颗烟雾弹,随手一撒,立刻又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难怪那女忍者荻没见过,这用两个竹筒装上火药与铁弹的手持型火枪是喜欢西洋产品的织田信长弄来的,送给枫防身。

  对这点枫非常感谢她侍奉的主人。

  「唷啊!觉悟吧!」突然娇喝一声!

  那女忍又是以同样的身法,突现在枫面前,

  那女忍者现身抽出腰后短刀,一个高高的跳跃向枫白皙的玉颈砍去!

  可是她这次没想到织田家的枫可是真材实料,这此攻势前早查觉到了那女忍者藏在树丛而不在烟雾中,因早做提防。

  一转眼间,枫以一个大回转,用手中的忍者刀迅速攻击,跳出的那女忍者荻一看不对,两只修长的腿急忙从空中收回来,身体后退闪避。

  此时枫那把锋利的忍者利刃从胸口擦过,割破那女忍的忍者服,两颗白净的乳房顺势弹出!

  包裹烟雾弹的布巾也割破掉出数个,荻大惊失色,连忙丢出烟雾弹再次逃回烟雾当中。

  枫捡起忍者刀,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

  但却没了开始的慌乱,她望着掉在地上的数个烟雾弹,心里萌生笑意,她已找到击败那女忍者的窍门了。

  「嗯。」枫先冷静着站着不动伶俐的听着周遭忍者跳动的声音,但她丝毫不受影响,因为她已经知道这是诱敌之法。

  那女忍荻却不知自己的绝技已经被看破,见到一直不动的枫反而自己也不敢攻击。

  随着时间越久,烟雾逐渐散开,心里越来越急,那女忍者握紧短刀大喊,开始误认为枫根本是装神弄鬼。

  「呵啊!装神弄鬼也拖不住我。」。

  「死吧!」那女忍者再次娇呵一声发起突袭,可这次的喊声中,竟伴着一声惨叫!

  「呃哇啊啊啊!!」跳出的女忍者荻痛苦无比的大声尖叫,修长的腿急忙抽离地面,但下意识地想踩稳又把另一只脚踏下,可刚把腿踩在地上就后悔了,那些地面上早洒下的钉子,已经彻底钉在她的脚上。

  「唔啊!怎么会啊!」那女忍者荻痛的一边尖叫一面又跳起来,胸前白皙如下的两颗美乳在跳动下一颤一颤,好是诱人。

  「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啊……」

  原来枫凭着自己经验,找到了女忍者发起突袭的方向与规模,这女忍的瞬移之术,只不过是移动速度极快的体法搭配上烟雾与扰敌身法罢了。

  反过来说,因为这类要乱动扰敌的策略,绝不可能在移动范围内设陷阱,加上那女忍者已经丢掉数个烟雾弹,一定有着无法再用同种招式的急迫感。

  因此枫趁烟雾在自己身旁偷偷洒上三角钉子,再故意装做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做出攻击,引导那着急的女忍者中计。

  「妳这小老鼠的招式!都已经被我看破了!」面对织田军的女忍者枫充满自信的发言,那女忍荻感到莫名的恐惧。

  枫从对方露出的眼神知道已经动摇,干脆加码来招激将法,

  「哼哼,老实告诉妳,我们织田军已经发动袭击,妳现在去通报也没用了,我做的这一切只是要拖住妳。」

  女忍荻忘记身体疼痛的大大圆睁秀目,激动说道:「妳說什么!真的吗?」
  枫心中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故意不回应这个问题。

  此时,枫秀美的脸庞与眼神布满蔑视,那是女忍荻在家乡看到对她的蔑视眼神。

  「可恶。妳骗我!」眼见自己被骗让那女忍荻是又气又恨,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变成了失败者,浑身因为愤怒颤抖了起来!

  无法接受的任务即将失败、失去烟雾弹与脚伤等等数个因素,让从小接受忍者教育的荻脑中出现同归于尽的念头。

  「呃啊啊!!」那女忍者荻不知道哪来勇气,手拿短刀向枫突刺,电光石火之间,枫左右手从腰间快速抽出两支形状尖长像小短剑的飞苦无一并丢出,只见那武器不歪不斜,正中那女忍者左右大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被刺中的双腿因为刚才发动的突袭的惯性影响,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细小的娇躯随着惯例跌跌撞撞地冲向了枫。

  枫哪能放弃这好机会,抽出后腰的腰刀,用全力直接往眼前的女忍腹部狠狠一捅!

  「唔啊啊啊!!」那女忍者荻从戴着面罩的口中喷吐出大量鲜血,剧烈疼痛让她一阵晕眩,整个身体一软,身子一下沉膝盖便着地,面对着跪着的女忍者荻。
  枫可不能留情,右手举起手中的利刃,一刀向荻那细嫩的脖子砍去!看到那利刃,那女忍者荻下意识的圆瞪大眼,口罩下的朱唇下意识地张开。

  她赶紧在手忙脚乱之间举起自己那把断掉的短刀,妄想阻挡砍来的利刃。
  荻「呃唔。」一声,紧接着那只被握出汗水痕迹的刀柄也掉落在地上。
  纤细的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细长的手指还无意识地伸缩了一下。

  「怎……可能。」在这最后一刻,她断断续续发出绝望的疑问,她还想反抗,但那紧致的腰肢再也了没力气支撑身子了。

  一秒不到,翘臀随着重力叠在自己的小腿上,彻底跪在了地上,细嫩的脖子上卡着忍者刀子,血沿着那面罩的布不停的往下流,这时那女忍者荻抬起头望着枫的脸,一副难以置信神情里还充满了憎恨。

  她那妖媚的大眼睛圆睁着,还死死瞪着枫,带满了恐惧憎恨和悔恨。

  可枫才不管那些,一声清脆的声响传出,枫便使将力一割刀刃整个割断那女忍者荻的喉管和颈部,将那颗娇小的头颅彻底与玉颈斩开。

  同时,荻全身像是被雷电击中一样,剧烈地一抖,好像是要惨叫一声,却再也没能发出声来。

  那高昂着的头颅猛地垂了下来,余温残存的尸体低着头,跪在胜利女忍者的面前,枫松开刀刃,那颗原本充满着朝气和美丽的头颅咕噜一声,掉在了地上,被斩断的玉颈,则像是座喷泉一样一阵一阵地喷射出鲜血。

  没了脑袋便不知道羞耻的意义,没了头的身体不停抖动,细细的腰扭动着,手脚也漫无目标地抽动着,胳膊上的肌肉地鼓动着,即使如此,却依然像要维持尊严一样跪在地上,直勾勾地对着枫。

  只见她仍然跪在原地,脖子上的皮肤收缩,断口上露着白白的骨头茬儿和两条管子,还有带着「嘶嘶」的声音喷起老高的的鲜血,喷得枫满身满脸都是。
  喷得枫满身满脸都是血,枫感觉有些恶心,一阵无名怒火就对着荻露出乳房的胸部猛烈一踹。

  荻那女忍死尸失去了平衡,才向后侧面倒了下去。

  尸体倒下后,两手张开倒在地上,鲜血又从脖子里又哗啦啦地流了出来,大量喷涌了两三下。

  虽已经倒在地上,那女忍荻的尸身像是又巨颤起来,像青蛙的姿势,双脚反射性痉挛踢蹬,露出一对圆圆的奶,那上面翘翘的挺着两颗红红的奶头,随着身体颤抖动作晃啊晃的!

  不停的挣扎使她的两条大腿同身体间的夹角扩大,身子反而微微向后弯曲起来,由于倒下时大腿被向后拉紧,对着枫的方向张开着修长双腿,露出来两腿跨下间白色的挡布,连肉缝与漆黑的阴毛都从旁边露了一些。

  十六岁少女的身体就是如此的有活力,强烈生存的欲望让无头的娇躯迟迟不能静止,痛苦地挣扎着,可惜此时此刻求生的挣扎却显得无比凄美悲凉,使得的死相更加地难堪。

  在最后一次身体颤抖扮随一次双脚猛烈痉挛,荻的身体就停止了动作。
  枫突然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身体的伤口出血比她想像要严重,只好寻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用手脚的缠布包裹伤口,枫的眼睛自然地望着那爬在地上的皮囊和那颗娇小的头颅。

  那女忍荻娇躯一动不动地爬在那,两只手张开平举着,两只腿大幅地张开,整副美艳的身体好似青蛙一样在地上,很尴尬的姿势。

  张开的双腿露出跨下那麻质的白色兜裆布,那白布已经粘了些许分泌物。
  也有些黄黄的颜色印在那上面,像是沾上些奇怪的异物。

  而因为失血过度逐渐变成灰白的肌肤与那深色的忍者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高挺的两颗乳房凸出,似乎要把整个身体撑起来,余光望去还以为这女忍者还没死透,还想把身子抬起来。

  此时阴部不知喷了些什么出来,一阵阵的从麻做的白色兜裆布渗出,并传来一股尿骚味。

  虽然只少量饮水,失去头颅的女忍荻还是失禁了,她的尿又深又红,看的出是多日没有喝水的尿色。

  枫眼睁睁看着那女忍者的尸身失禁后。

  慢慢站了起来,靠近那女忍者的艳尸蹲了下去,除了强烈的血腥味,还闻到了一股尿和女人汗臭混合起来的味道。

  毕竟死之前已经潜伏了四天,又是夏季,什么体味、深色的尿水与白色裆布沾上些奇怪的异物在枫的眼里都不是奇怪的事,也算是值得荣耀的事了。

  接着枫在荻的头颅前,直接抓着头发把那砍下的女忍头颅提起来,拉住渗满血液的面罩,轻蔑的笑了笑。

  「面罩拔下来,给我看看妳什么样!」说毕,一举拉下那沾满血的面罩。
  细眉圆目,有点娃娃脸的圆润脸庞出现在枫面前。

  那脸的肌肉僵硬着沾满汗水,喷洒的血珠与泥土,还有头发发丝。

  眼睛始终是临死前圆睁的可怕表情。

  鼻子细致高挺,有着比较明显的人中与上翘嘴唇。

  嘴巴无意识微微地张开,满嘴沾满鲜血,嘴唇上有牙印,看来是她死之前被刀刺入肚子时,忍痛咬破自己嘴唇的。

  偶尔还像是没彻底死透的样子,嘴角与眼皮的肌肉还会抽动两下。

  不管如何,从五官相貌看确实是个可爱的小美女。

  「这只死老鼠长的蛮可爱的嘛……可惜了,今川军的女忍者是叫做小荻吧……」枫叹口气,心想她也只不过是个可悲的女孩罢了。

  「枫大人我们来迟了。」

  此时几个一起负责追赶女忍者士兵们纷纷赶到,于是受伤的枫把荻的头颅一扔,随口就说「这忍者的尸首就交给你们处理了。她也没有什么身份地位,头颅留不留随便。」

  枫话放完就一个飞跃不知到哪去了。

  久经战场的她明白,只要女人,无论是死是活,躯体的命运都是一样的。
  这女忍者的身材和相貌,这些男人是更不可能放过她了。

  果然,枫前脚离去,士兵们就开始对着一个无头女尸动手动脚,大呼小叫地撕扯着身上的忍者服,开始随意弄女忍者的尸体。

  有咬她那乳头的,揉捏她乳房的,也有在身体舔来舔去的,最后还有人抢去直接用肉棒插入女忍者的阴处泄欲。

  女忍者荻的头颅只能在一旁毫无意识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蹂躏着,她已经死了,只能再也说不出话的像看戏一样静静看着自己尸体死后难堪的样子,这就是一个任务失败女忍的残酷结局。

  作为一个女孩一生中一直得不到男人宠爱,此时此刻却变成了她一生中最抢手的时刻。

  这也许是她一生想像不到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男人已经停止了羞辱。

  那颗娇艳头颅滚到了尸体的脚边又被踢走,等士兵们玩腻的时候已经不知所纵。

  最后,失去头的肉躯,被赤裸裸地丢在树林外的野地里。

  那雪白的肚皮下面生着一丛黑黑的卷毛,沾满了男人羞辱过的痕迹。

  失去血色灰白的肉躯显得无比凄美悲凉,如她的忍名「荻」一样,静静的躺在野地随风摆动的杂生荒草中,与桶狭间的荻草合为一体。

  在稍早时刻,因为没有人报信,今川义元还是以为此刻织田信长应该还瑟缩在清洲城内不敢出兵,于是大意轻敌,在善照寺寨东南方的桶狭间附近休息,并且竟在阵地中开摆筵席,大宴将士。

  当织田军前进至山脚时,桶狭间一带突然变天,降下骤雨,突如其来的暴雨令今川军个个抱头鼠窜。

  信长军伺机前进至今川军附近,待雨停,上空隐约出现阳光时,信长即趁今川军不意之际突袭,今川义元以为营内失火或士兵在打架,不以为意。

  当得知被织田军突袭已来不及。

  最终被织田信长部下毛利良胜砍下义元头颅。

  号称东海道第一大名的今川义元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如此丧命。

  尾张的众人欢呼迎接织田信长的军队回到清洲城。

  今川义元的头颅被耻辱的放在架子展示。

  不知道是谁做的事,那女忍者小荻的头颅也被挂在一旁的马上。

  她的马尾变成了耻辱的吊绳,死死挂在的马头,头颅眼睛仍然睁开着,目光呆滞地看向前方,舌头微微伸出与她尽心侍奉的主公一起接受众人鄙夷的目光。
  但换方式看,做为暗不见天日的忍者,得到与自己主公一同光荣战死沙场的下场,到最后还守护在自己主公身旁,以一个任务失败的女忍者来说也算是一种荣耀了。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