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媽媽,我和劉叔叔的幸福生活
媽媽,我和劉叔叔的幸福生活

看著床邊的六百元錢,聽著男人下樓的腳步聲,再看看丟在床下的那些用過

的衛生紙,我的嘴角輕輕的一笑,錢來的是這樣的容易。



? ? 自然我想起三年前的情景……面對好多的幻想,最後一年的高中,十九歲的

我決心奮鬥一博考上重點,改變自己家庭艱辛的命運,不知疲倦的我學習學習再

學習,然而命運好像就是與我過不去,記得那是下午的第二節課,數學老師把我

從教室裡喊出來……



? ? 當我知道父親出事後,好像天塌下來了。



? ? 自從家裡只有我和媽媽後,維持正常的生活日益艱難,同時也要忍受嫉笑和

挖苦:「看那,我們班的大美人一頓吃了三個大饅頭,哈哈哈。」



? ? 「哎,都來看,我們的校花穿的褲子都露屁股了。」



媽媽沒有工作,我們只好靠爸爸單位的幾個補貼勉強糊口,數月之後就是這

唯一的經濟來源也中斷了,我和媽媽陷入了困境,哭――是我和媽媽唯一的作為。



? ? 那是晚自習後的一個傍晚,我因為有點不舒服,提前離開了學校,當我輕輕

的打開房門的時候,聽到媽媽房間裡傳出一種怪怪的啊……啊聲,我偷偷的從門

縫裡看到媽媽赤身裸體的仰躺在床上,一個高大的男人正用力的一上一下的爬子

媽媽的身上,我的臉紅到脖子。



? ? 男人走了,媽媽披頭散髮的走出屋來,她知道我看到了細聲細語地說:「燕

子,我不瞞你,我們沒有辦法,給……這是你明天要交的校服錢。」



? ? 我沒有埋怨媽媽,只是和媽媽緊緊地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場。



家庭的困難,媽媽的付出,同學們的嘲笑和謾駡,我的學習成績直線下降,

常常被老師狠狠地批評道:「沒出息了,考什麼重點,有時間準備下年吧。」我

下定決心輟學了。



在短短半年的時間,我做過不下十幾種工作,不但一分錢沒掙到,反而常常

被調戲,想起媽媽的得付出,我感覺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是多麼的艱難,誰會幫

幫我和媽媽?沒有,這個社會太現實了。



媽媽的客人逐步的多了起來,我們的生活也在改善,不管怎麼說,有錢財是

硬道理,我好像慢慢的覺悟了。



晚上十一點鐘,我躺在沙發上在看電視,媽媽的一個客人從房間裡出來了,

他看了我足足有好幾分鐘,回頭給媽媽一個手勢,媽媽搖搖頭,那男人說了一聲:

「唉!」



? ? 我似乎知道那男人說的是什麼。過了好一會,媽媽輕輕的對我說:「燕子,

你雖不大,但也不小了,找不到工作也不能老在家裡玩啊,也該想法掙點錢了。」



過了好一會,媽媽好像考慮了好久才下了決心對我說:「燕子,我看你就狠

狠心也下海吧,管他那,這個世道要想吃好的,穿好的,不被人看不起,有錢就

有一切,不是媽媽教你壞,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啊,你年輕漂亮,來錢來得快,我

們有錢了就再想別的門路。」



? ? 我腦子很亂,看到媽媽的臉,我很迷茫,考慮了一會,我對媽媽點點頭說:

「媽,我聽你的。」



? ? 媽媽長憾一聲:「唉,明天我叫對門你劉叔叔來,你的第一次,一定找個溫

柔一些的人。」



? ? 過了沒有幾天,對門的劉叔叔就來到我家,和媽媽說了好長時間,臨走他還

輕輕的拍拍我的肩旁。



? ? 吃過晚飯,媽媽告訴我:「你劉叔叔給你找好人了,十一點半來,說好了見

紅給你一萬元,時間不會超過一個半小時的。」



? ? 「啊,那麼多的錢,一次就給一萬,天哪!」我不由自主的喊了出來,太不

敢相信了。



「時間快到了,你也要準備準備了!」



「準備什麼哪?」我有些不懂的問媽媽。



「先洗個澡。」



「我今天下午就洗了啊。」



「那就再把你下面洗一次,洗完我再對你說那。」



我潦草的洗了幾下,就說:「好了,媽……你要說什麼?」



媽媽說:「你是第一次,可能有點疼,還會出點血,要忍一忍,女人第一次

都這樣,不管他怎麼玩,都要堅持,過去第一次,以後就會舒服的,來――脫下

裙子,躺倒床上,對,就這樣,把兩腿分開,記住,當男人的雞雞頂住你的穴時,

你要用鼓氣,那樣痛得就會差點。」



都快到十二點了,媽媽說的人還沒有來,我剛要說誰會那麼傻一次出那麼多

的錢,啪……啪兩下敲門聲。



? ? 劉叔和一個三十歲左右的人進來們,劉叔簡單的和媽媽說了幾句話,就叫那

人進了媽媽的房間,媽媽對我說:「燕子,去吧,耐心點。」



? ? 我向劉叔和媽媽點了一下頭也進了媽媽的屋,身後的門不知給誰關上了,我

知道這時媽媽和劉叔叔都坐在沙發上不安的等待著。



我機械的站在那裡,那男人好像很興奮,幾下就把我的衣服脫光了,他自己

也是三下兩下的脫的一絲不掛了,我第一次見到男人腿中間的那個東西是那樣的

大,我覺得有點怕,他好像不是那樣的太粗魯,但是一會把我抱在懷裡,一會把

我壓在床上,嘴裡不停的說著:「你好美,你好漂亮,你好年輕。」



? ? 門外媽媽和劉叔說話的聲音聽得很清楚,十幾分鐘熱過後,我感覺到他的那

根長長的東西在頂我,我仰躺在床上,他把我的雙腿劈得不能再大了,隨後他用

右手拿著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口前摩擦了一會,只覺得他腰一挺,臀部一頂,就

像一根棍子插進我的肚子裡,我不由得大叫一聲……啊,我知道,我的處女時代

結束了。門外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是媽媽和劉叔跑道門口來聽情況了。



男人走了,媽媽來到床前,我仍無力的躺在床上,媽媽問道:「燕子能走路

嗎?」



? ? 「沒事的,就是痛得厲害。」



? ? 「那你就躺一會吧,我給你收拾收拾一會。」



? ? 我起床下來了,一團帶血的衛生紙好像特別的顯眼。



? ?? ?? ? ************



? ? 冬去春來,媽媽和我做起了無本生意,錢不再是一種奢望,而是一組數字了,

媽媽和我的客人也不像以前那樣,有錢就接了,我們更多的是挑選客人了,有時

候媽媽和我會同時上鐘,劉叔仍是我家的客人介紹人。



有次,我把客人領回家,說好是過夜的,剛進家門,就聽到媽媽屋裡傳出,

「啊……啊……啪……啪……」叫床聲和皮肉的撞擊聲,客人嚇得不知所措,我

說:「是我媽媽,沒事的。」



? ? 客人一笑說:「好刺激。」



? ? 我和客人在沙發上看了好一會電視,媽媽房間裡叫聲就沒停過,客人說:

「你媽媽好厲害啊!」



? ? 我說:「男人厲害我媽媽才厲害啊。」



? ? 客人好像給媽媽房裡的聲音刺激的受不了,要先做一次,我這才發現我房間

裡的避孕套沒有了,我讓客人先等一會,我在媽媽門口喊到:「媽媽,你房裡有

套子嗎,我屋裡沒有了。」



? ? 「嗚……嗚」,媽媽沒有回答,只有嗚嗚聲。



「媽媽,我要套子。」我又喊了一次,仍是「嗚……嗚」聲,我推開門才看

到,是那個男人緊緊地抱住媽媽的頭,陰莖插進媽媽的嘴裡,所以,媽媽說不話

來,只好發出嗚……嗚聲,媽媽用手指指床頭上,我看到一包避孕套放在那裡,

媽媽下身不住的往外淌著液體,男人見我來好像特別的興奮,抽插的速度快了一

倍,隨著一聲:「啊……啊……嗷」,一股白色的陰體射在了媽媽的臉上。



? ?? ?? ? ************



? ? 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和媽媽就把房子裝飾一新,應該有的家電一樣不缺,只

要是看上眼的衣服想買就買,我這才真正的領會到媽媽說的話,是多麼的明瞭:

「有錢才是硬道理啊。」



天色不晚,心情特好,接起客來也十分的順心,儘管這個男人的要求和花樣

多的有點煩人,我還是笑臉相迎,快一個小時了,仍不見客人有射的前兆,我的

下面被他插的火辣辣的痛,陰部紅腫,我仍在努力的叫客人滿意。



? ? 嘟……嘟……嘟,正在激烈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我笑著對客人說:「先生,

對不起啊,我的手機響了,我能接一下嗎?」



「當然能了,你接就是了,哈哈哈。」看來並沒有影響他的情緒。



「那我接了,在我說話的時候,你可不要弄出大的響聲來啊,哈哈。」



? ? 「放心吧,我不動就是了。」



? ? 「當真啊,那我接了。」



? ? 果然,他停止了抽插,但是緊緊地壓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覺到他的陰莖狠狠

地插到了我的陰道最深處。



「誰啊?」



「燕子,我是玲玲。」



? ? 手機裡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她是我初中的同學,人張的是漂亮,就是學習

差勁,每次看成績單從後面最好找到,大二就輟學了,早就聽說她在外面很花花,

不想我們今天成了同行。



「是我,玲玲,你現在在哪裡啊?」我的話裡有點驚喜和激動。



「我昨天晚上回家來了啊,你現在在那裡啊?」



「我在家,不,啊,我在……在外面。」我有點慌亂了。



「哈哈哈,怎麼啊,怎麼說話慌裡慌張的,是不是正和男人做著那,哈哈哈,

別生氣啊,我說著玩哪,哈哈哈哈。」



? ? 「討厭阿,玲玲,你不是在外面做事啊,怎麼回家了啊?」



「你那裡真的沒有人吧?」



「沒有啊,你說吧。」我顯然在說謊。



? ? 「我來月經了,就要休幾天啊,等著幾天過去了就走啊。」



「噢!」我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男人好像也等急了,用力做了三下,啪……

啪的聲音很響。



「你在哪裡啊,怎麼那麼響啊,我去找你玩好嗎?」



「好啊,一個小時後到我家吧,我等你,真的好想你啊。」



? ? 「好啊,你可在家等我啊,不見不散,拜拜。」



掛上手機,我立即對客人說:「對不起啊,讓你等的太久了。」



? ? 「你的同學還是同事?」男人問道。



「原來的同學,她早不念了。」



? ? 「那你們就是同事了,都是雞了,哈哈哈。」男人說出了難聽的話。



「是啊,要不哪有你這個嫖客啊,哈哈哈。」



我的話激起了男人的性趣,他把等待的時間都發洩到我的身上,嘴裡不停的

又是說又是罵:「你個騷逼,我今天非把你個浪妮子操昏不可,非把你的小逼操

爛不行。」啪……啪的響聲我想在樓下就能聽到。



「操啊,你的吊有本事就不要軟,操啊,小妹妹今天就陪你到底了,看誰先

服氣啊,哈哈哈。」



男人突然從我的身上跳起來,我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見他把那根紅的發

紫的陰莖插進我得嘴裡。



? ? 「嗚……不……嗚……不。」我掙扎著,想把他的陰莖從嘴裡吐出來,幾次

都沒有成功,只感覺到一股又急又腥又粘的液體把我的嘴灌的滿滿的,他射了。



? ?? ?? ? ************



? ? 啪……啪……啪,三聲敲門聲,我迎來剛才搗亂的玲玲,她一進門就給我一

個專業的熱吻,「該死的,你把我當成嫖客了,哈哈哈。」



? ? 我打了她一拳,「燕子,聽說你也不上學了,怎麼,也當『記者』了?」



「什麼啊,沒錢逼得啊,你看你穿的,就跟沒穿衣服一樣?」



「哎,習慣了,我在那穿的比著少得多那,一天穿衣服的時間不多。」



? ? 「在家總不能那樣啊!」



「哎,怕那個幹什麼,幹都幹了,還怕人家說,就是有什麼用,你看我們一

塊的那個能開上小汽車,哈哈哈,爽阿,開心,燕子,說實話我剛才給你打電話

的時候你是不是正在挨操?」



「去你的,說話難聽死了,是又怎麼樣啊!」



「不要忘了我是師傅啊,我不用仔細聽聽就知道你在做那事,說,爽嗎?」



? ? 「爽什麼哪,那個客人好猛,一個半小時就沒停過,我都不敢走路了啊,現

在還痛得很啊!」



? ? 「那就是你的本領不到阿,不管多猛的男人,在我的身上只要我叫他放出來,

用不了五分鐘就繳槍,哈哈。」



? ? 「吹吧,又沒有人作證。」



? ? 「不是吹,我真有經驗啊。」



? ? 「那說說看,你能叫我信服嗎?」



「當然能,但你要請客啊,我不但叫你信服,還要教你真本事那,怎樣,請

我的客嗎?」



「那好啊,我請。」



? ? 兩個女孩哈哈哈笑的前仰後合,好像做了一件很開心的事。



「玲玲,別慢悠悠的了,快說說你在外面怎麼做的啊。」



? ? 剛吃過飯我就急不可待催著我這個不可多有的同事了。!



「好啊,從哪裡說起呢,就從一些有趣的事說給你聽聽吧,行嗎?」



「當然行了,你就快說吧!」我又一次崔著她。



「就從我們洗浴中心的培訓開始說吧。」



? ? 「什麼,這種事還要培訓啊?」



? ? 「是啊,不培訓你怎麼會那麼多的花樣,你知道在那裡都是客人挑小姐的,

每天除去來月經的,有事的,生病的,上班的也有三十多人,都等在專門的一間

房子裡,個個都漂亮,不漂亮的就沒有客人點你,不長時間就會自己離開,我去

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參加了一次集體培訓,就是把小姐們集合到一間有大床的房間

裡,被叫出的小姐和本店的少爺當面做愛,讓你學習各種各樣的技巧。」



? ? 「玲玲姐,你不會第一次參加就叫上去吧?」



「沒有啊,事先誰上,叫做哪些技巧都有事先的安排啊,我記得是我去後一

個多月的時候,前一天帶班的經理安排我明天上午我的課,哈哈哈,嚇得我一夜

沒有睡好,第二天上午有二十九八個小姐把房間裡的大床裡裡外外圍了好幾圈,

我脫光上床的時候都傻了,還好,那天和我配戲的少爺很老到。」



? ? 「說說阿,那天你表演的是什麼技巧啊?」



「就表演了三個動作,第一個好像是背後性交,主要是看男人的動作,我就

趴在那裡;第二個好像是尿尿,就是站在床上分開腿把尿尿到男人的嘴裡。」



? ? 「哈哈哈,當著那麼多人你尿得出來啊?」



「是等了好一會,不過還是尿出來了,把那少爺射了一臉,哈哈,開始沒對

準他的嘴啊,哈哈哈。」



「那你表演的第三個動作是什麼?」



「第三個我記得很清楚,變態工具性交,經理叫我上的時候,說要我穿上那

雙十二公分高的高跟鞋,我當時還想穿著鞋做愛也很有情趣,結果不是啊。」



? ? 「那叫你穿那麼高的高跟鞋去做什麼呀?」



「說來那次慘阿,就是叫那個少爺把我的高跟鞋在鞋跟上套上避孕套,往我

陰道裡插,我好緊張,還好幾次都很順利,不過就是不舒服,最後還要把鞋子插

進去站起來,好尷尬阿,哈哈哈。」



? ? 「你說得我下面都出水了,玲玲,你真的浪到家了,哈哈哈。」



? ? 「你出水了,我看看。」



? ? 「不嗎,就不叫你看,哈哈哈,往下說阿,我還聽上癮了。」



? ? 「你要想聽,就叫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出水了,要不就不說給你聽了。」



? ? 「就不叫你看,好姐姐,你說下去嗎。」



? ? 「你啊,那好!」哈哈哈哈,兩個女孩大笑著抱在了一起。



兩個女孩鬧了一會,又回到了沙發上,電視雖然開著,但是她倆都不知道播

的是什麼節目。



「玲玲姐說說你遇到的最開心,最討厭和最尷尬的事吧。」



「你真地想學啊?」



「當然啊,你不想教我啊,要我上當後罵你啊!」



「哈哈哈,那就說給你聽聽,但不要告訴別人啊。」



? ? 「放心啦死丫頭。」



? ? 「那好,就說給你聽聽。先說開心的事吧:那是去年天還有點春冷,晚上客

人最多的時候,沒想到我要接的第一個客人是一個橫豎一樣尺寸的人,猛一看還

以為是一隻水桶進來啦,我的心裡好煩啊,但是有規定,什麼情況下都不許拒客,

唉,沒辦法就自認倒楣了,心裡想反正就一個小時,進房間後那小子又是摸又抱

就是不上身,他那雞雞我一看小的就像小手指,哈哈哈,你別笑,真的,我幾次

叫他上來,他總說先玩玩,還說他是一個大老闆,多麼有錢有多少萬的車,我把

鼻子一臭,他看到我不信,就說『你不信阿,你敢把逼毛賣給我嗎?』『我說怎

麼不敢,你買的起嗎?』,『他說你出價吧』,『我說哼!你就是說說大話』他

急了……『說:你的逼毛不會超過一千根把,就按一千算,拾塊錢一根,不就一

萬元嗎,賣不?』,『我說你買嗎?他說不想成交的是孫子』。十一點半我下班

後,果然看到他在門口等我;在他的汽車內,他真的給我一萬元,之後他用自己

的刮鬍刀把我的陰毛剃光帶走了。哈哈哈,你說賺不賺,我轉眼就掙一萬,逼毛

一個月不就又長出來了。」



? ? 「玲玲姐,你也真夠大膽的,哈哈哈。」



「不過以後也不是那麼爽阿,毛長出來的時候紮的大腿內都紅了,帶了一個

月的衛生巾阿,哈哈哈。」



「那你說說遇到的最討厭的事是什麼呀?」



「最討厭的事啊,那次我不太舒服,本想要走了,可是有個客人要打雙飛,

當時沒人了,帶班的就讓我上,我剛進去那客人就把我按倒在床下面,我還沒來

得及脫內褲,他就射了,而且全部射在了我的頭髮上,耳朵裡還有眼睛上,害得

我不得不洗澡,吹風,結果重感冒了,你說他討厭不討厭啊。」



? ? 「唉,是很討厭的,不提這事了,那你說說遇到什麼尷尬的事了。」



? ? 「嘿嘿,說起來還真的是件尷尬事。」



? ? 「那你快說說啊,別老喝水耽誤時間啊。」



? ? 「看吧你急得,你可千萬不要外說阿。」



「看你囉嗦的,說吧,我不會給你上電視臺的,我的大小姐。」



「那次真實尷尬透了,你記得大三我的班長那個女孩嗎?就是她爹,那時侯

我們經常去她家玩,都認識他爹。你說我在那麼遠的地方就能遇到他,而且還點

上我。」



? ? 「真的嗎?他認出你了,你接他了?」



「進屋後他就認出我了。說你是不是玲玲,我也認出了他,真的好尷尬,他

說不做我,說說話吧,但是有規定,客人不射精就算服務不好,就要扣分扣錢停

活,沒辦法,我給他用手沒做出來,叫他上身吧他不願意,最後我只好用嘴才做

出來,真是沒法說啊!」



「放心吧,他也不會回來說的,他更怕丟人啊,你說對嗎,玲姐。」



? ? 「我也知道他不會說的,但是老是心理彆扭。」



? ? 「那就不說這事了,有錢了比什麼都好,我的內褲都濕透了,哈哈哈。」



? ? 「我看看,我看看。」



? ? 「不嗎!」



? ? 「不讓看就不跟你說了,再說我還有好多經驗沒有講那。」



? ? 「我有點難受了,你要看了不要笑話我。」



「好的,好的,把你的內褲脫了啊。」



? ? 「壞姐姐,我脫就是了。」



哈哈……哈哈哈,茶幾上堆滿了兩個女孩吃過的瓜子皮。



「你別扯啊,我自己脫還不行啊。」



「那你快點啊,哈哈哈,真的出水了,你看你的陰唇都分開了,是不是想挨

插了,水還好多阿,都順大腿往下淌了,哈哈。」



? ? 咯噔……咯噔,樓梯上傳來上樓的高跟鞋和踏踏重腳步聲,好像是男女同時

在上樓,聲音越來越響。



「快,玲玲,我媽媽回來了,我們躲一躲吧。」



「躲什麼啊,我又不是不認識你媽媽。」



? ? 「不是阿,肯定是媽媽帶人回來了。」



? ? 「那也不怕啊,我們在這裡說話也不影響她們啊。」



? ? 「快點吧,媽媽帶人回來時做那事的,客人看見那麼多人在家不好。」



? ? 「哈哈,是那會事,那就快點藏起來,待回我們也偷看看你媽媽的表演啊,

哈哈哈,快點,藏哪裡啊?」



「到我的房間裡去。」



? ? 一陣忙亂,我倆把自己關進了我那間繡房了。



門開了,是媽媽不錯,她身後有男人的說話聲:「你家裡收拾得很乾淨阿,

是不錯,在這裡做愛很有情趣。」



? ? 「進房間吧,哎,是這間,那邊是我姑娘住的。」



? ? 又是關門聲,我和玲玲面面相視。



? ? 「我們去看看你媽媽怎麼做。」



「不嗎,多不好意思,不看啊,好不好玲玲。」



? ? 「看看怕什麼,再說都是那麼回事。」



? ? 「再等一會阿,不要出聲了。」



? ? 「也是,現在你媽媽也不會開始的,哈哈哈。」



? ? 我在玲玲的肩上輕輕的打了一下:「該死的,多嘴啊。」



不一會,隔壁傳來啪……啪……啪,嗷……嗷聲,「開始了,走,快去偷看

看。」



? ? 「你自己去看吧,我不去,多丟人。」



? ? 「我們一塊看啊,看出問題我教你怎麼改阿,走快,要不做完了。」



? ? 「可不要出聲啊,叫我媽媽和客人看到都不好。」



我倆赤腳悄悄的來到媽媽的房門前,從門上沒有拉好的簾縫裡看得一清二楚,

媽媽趴在床上,一個三十多歲男人跪在她的後面用力的往前頂,每頂一次,媽媽

都發出啊的聲音,不一會那男的將媽媽翻過身來,我們這才看到男人的那根幾巴

足足有十九八公分長,粗的和我的胳膊差不多,我嚇得吐吐舌頭,玲玲對我做出

了一個伸腿的動作,我倆差點笑出來。



「你個浪逼,你個騷逼,我今天非操死你不可。」男人在罵媽媽。



? ? 「用力操阿,把我的逼操爛阿,好舒服,用力。」



? ? 啪……啪……啪啪,嗷……嗷,皮肉的撞擊聲和叫床聲交織在一起。



「你媽媽真的好浪阿,功夫也不錯。」



? ? 「籲……籲」,我示意玲玲不要弄出聲音來。



男人好像是累了,仰躺在床上,那根陰莖直直的朝天,我真為媽媽擔心,太

嚇人了,媽媽穿上了那雙紅色的高跟鞋,在男人扶著慢慢的將陰莖插向自己的陰

道,一寸……兩寸,那根又粗又大的幾巴全部插進了媽媽的體內,媽媽開始上下

活動,高跟鞋的彈力幫了媽媽不少忙,我是第一次見到媽媽穿著鞋子與人做愛,

真的好有情趣,玲玲把手緊緊的捂在嘴上。



突然,男人一個翻身,把媽媽按倒在床上,我們以為他又要趴在媽媽的身上

做了,誰知男人迅速的脫下媽媽右腳上的那只高跟鞋把自己的陰莖插進了鞋內,

「啊……啊……嗷」,男人一陣顫抖,把精液射進媽媽的高跟鞋內。



我倆看傻了,還是玲玲拉我一把:「結束了,我們快回去。」



我這才回過神來,但我們的說話聲音太大了,媽媽和那個男人都向房門這邊

看來,我們被發現了,急忙跑回我的房間裡。



媽媽送走了客人,直接來到了我的房間,我和玲玲都在捂著嘴發笑,媽媽並

沒有生氣。



她笑著說:「玲玲,不好意思啊,剛才的事叫你們看到了,我不知道你來啊,

哈哈。」



? ? 玲玲笑著說:「姨,你的功夫不錯啊,比我們懂得多,有時間教教我啊,哈

哈哈哈。」



? ? 「死妮子,笑話我啊。」



? ? 「不是阿,姨,那個客人剛才要做你肛門你怎麼不讓啊。那樣才能多掙錢啊,

再說做哪裡還不會懷孕啊?」



? ? 「做肛門有好幾個客人提出過,我想那裡太髒了,就不同意,要是叫你做,

你願意啊?」



? ? 「當然願意了,我們在那裡經常作啊,那還是一個主要項目那。」



? ? 「你不嫌髒啊?」



? ? 「做的時候當然要先做灌腸了,灌腸後就很乾淨了,做起來就很爽的。」



? ? 「怎麼灌腸啊,然後怎麼做,你教教我和燕子好嗎?」



? ? 我也急忙說:「是啊,教教我們吧!」



? ? 玲玲把頭一歪說:「那你們要請我的客啊,不過灌腸後要立即做,可是沒有

男人啊?」



? ? 「媽媽,叫劉叔來好嗎?」我這時想到了隔壁的劉叔叔。



? ? 媽媽說:「對啊,我去叫他。」



? ? 劉叔叔很願意做我們的模特,只見玲玲把一個類似洗陰器的東西插進媽媽的

肛門內,然後再叫媽媽排出來,反復五六次,最後媽媽排的就全是清水了,玲玲

又把一個小瓶裡的液體注進媽媽的肛門內,媽媽發出輕輕的哼哼聲,眼睛微微的

閉著。



這時玲玲說道:「可做了。」



? ? 等在一旁的劉叔叔早已是提槍待陣,聽到玲玲的命令,很順利的就將陰莖插

進媽媽的肛門內,肛交的快感可能劉叔叔從沒有過的經歷,我和玲玲還沒有看明

白,就聽到劉叔叔「啊……嗷」一聲長嚎,雙手緊緊地抓住媽媽的腰部,又慢慢

的倒在床上,媽媽直起腰來,一股白色的液體順著媽媽的大腿內則往下流。



我和媽媽確實跟玲玲學了不少見識,有些事從來沒有聽說過的,看來要做的

花樣是無止境的啊。



? ?? ?? ? ************



? ? 中午,劉叔叔與我和媽媽同吃了一頓午餐,順便提到了有一個南方的大老闆

可出大價錢和我們母女做六個小時,具體數額沒說,客人只是說百元鈔票一隻手

一次能拿多少就給多少,劉叔叔同時也提到了這個客人很會玩,有時候他會用上

性愛工具。



媽媽什麼都沒有考慮就說:「那好啊,真是大老闆,我這只手一次能抓五六

萬沒問題的吧,哈哈?」



? ? 劉叔叔並沒有笑,他說:「客人說給這麼多,這是基本的,高興了說不定他

還會在加那。」



? ? 「這就不敢想像了,這事能成嗎?」媽媽露出盼望的眼神。



「我想只要你和燕子同意就能成啊。」



? ? 媽媽立即回答說:「那沒問題,不就是六個小時麼,怎麼也能做完了啊,就

看你能聯繫好嗎?」



? ? 「聯繫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要說清楚,客人很會玩,有時候要用工具,必須

是你們母女雙飛。」



? ? 「燕子沒問題吧?雙飛就雙飛,不就是那麼幾個小時嗎?不管用什麼工具和

動作,但不許傷害身體啊?」媽媽強調。



「當然不會有任何的傷害啊。」



? ? 「那好就這樣定了,燕子,沒問題吧?」媽媽問我。



? ? 我有點不相信會有人一次出這麼多的錢,雖然是要我們母女同上,但出的價

錢也有點離譜,不過我還是點點頭,事情就這樣定了。



太陽剛剛落山,劉叔叔就帶著他說的客人邁進了我家的門檻,我偷偷瞟了這

個男人一眼,年齡三十五六,正似虎狼之年,大概有一米八的個子吧,長的很有

男子氣,我心裡一喜,能接到這樣的男人不給錢也不虧阿。



媽媽準備的酒才不多,但不是很小氣,媽媽、我、劉叔叔和客人圍著那張不

大的茶幾坐下來,劉叔叔和客人坐東面,我和媽媽坐西面,稍作介紹就打破了尷

尬的局面,說笑聲不斷,六個小時要求就這樣開始了。



半個小時後,客人說有點熱,脫去了外套,劉叔叔給我和媽媽遞眼色示意我

和媽媽也脫一件,脫掉外衣後客人打開帶了的皮包,從裡面拿出整整十捆百元錢,

讓我去拿,也就是報酬,我不是太用力只拿了五捆(說實話我能拿到七捆不成問

題的),客人鼓勵我在張大的手,不好意思了啊,真的不敢相信這麼容易的事。



我們見客人脫一件衣服就跟著脫,不到半個小時,媽媽剩下乳罩和那個小小

內褲了,我因為沒有準備只有一件內褲護身了,當一瓶白酒快要喝乾的時候,我

看到客人從包裡拿出兩片紅色的藥片放在了嘴裡,事後才知道這是壯陽藥啊。



我們四個人都裸體後,客人起身把媽媽拉到他的懷裡,雙手撫摸著媽媽的乳

房,我看到他下面那個發洩的東西慢慢的起來了。



「來姑娘,吃一口奶我看看。」



? ? 我這才發覺客人真的很會出題目,要我吃媽媽的奶,雖說小時候吃過,但這

時候在兩個男人面前去吃媽媽的奶,我的臉在發燒,我還是想起了媽媽的話,堅

持六個小時。來到媽媽的胸前,張開嘴,我把媽媽的乳頭含在嘴裡,客人發出了

哈哈的大笑聲。



媽媽回到沙發上,客人讓媽媽把腿分開,雙手扶在膝蓋上,媽媽的陰部一覽

無疑,我看到媽媽那個男人經常放進東西去的洞洞開始出水了,我心裡還想,幸

虧沒有叫我這樣,要不多難為情,還沒容我多想,就見客人來到了我的身邊,把

我的腿分開,一股白色的剃鬚膏噴在了我的陰毛上,不一會我就成了白虎,客人

把我被刮下的陰毛用塑膠袋包好,放進了他的皮包內。



? ? 我還沒回過神來,媽媽也遭到同樣的對待,我看到被刮掉毛的媽媽的陰部比

我的黑得多。



在一邊的劉叔叔,看來有點難忍,不時地用手把雞雞往下按。



白虎的媽媽和我得到了不一會的安靜,客人就在沙發上把那根又粗又長的陽

具插進了媽媽的口中,並同時要求媽媽用吸管喝下那杯啤酒,每當媽媽要往下嚥

的時候,客人就會狠狠地往裡插,幾次媽媽都憋得喘不上起來。



不一會,客人又出一個題目,讓我把尿尿在啤酒杯裡,我費了好大勁才尿了

半杯,客人拿起就喝了下去,逼得我不得不又尿了一次。



本想他不會再有新的花樣了,可是沒想到他從包裡拿出了一個男人的假陽具,

我還在想,你個男人本來就有,還拿這個假的做什麼?



客人叫我媽媽把假陽具帶在身上,讓我仰躺在沙發上,原來他是叫媽媽用假

陽具和我姓交,真的我想到沒有想到,當媽媽把陽具插進我的陰道中,慢慢的抽

動是,我看到媽媽的臉上大汗淋漓,勉強的笑容有點後悔不該接這個活,但為時

已晚,只好繼續,客人大喊著,叫媽媽加快速度,我只覺得陰道中火辣辣的疼,

真的不如與男人的那東西做快活。



看看時間過去快五個小時了,客人仍在不斷的出花樣,我和媽媽簡直有點堅

持不住了。



客人把我和媽媽拉到屋裡的床上,這時他才放棄了所有的工具把自己的陰莖

用上了,首先讓我仰躺在床上,頭向外,讓媽媽趴在我上面頭向內,真正的69

式,當他那根粗大的幾巴在媽媽體內來回抽動的時候,帶出的液體不斷的滴在我

的臉上,媽媽陰道口的紅肉被他抽插是帶進帶出,粗大的陰莖好像把媽媽的陰道

口撕裂,不一會媽媽就發出:「啊……啊……啊啊……嗷,啊……啊……嗷。」



? ? 看來媽媽有點享受感了,當客人讓我和媽媽換位後,那根大傢夥使我發出:

「啊……啊……痛啊。」的大叫聲,我這才體會到,我的穴比媽媽的小多了。



半個小時的煎熬,客人讓劉叔叔把盤子拿來,我們不明白他要做什麼的,時

候,突然那根粗大的陰莖從我的陰道中拔出,一股有點腥味的液體射進了劉叔叔

拿來的盤子中,我回頭一看,天哪,足足能裝滿一大杯子啊,要是射在我的裡面,

還不都擠到子宮裡去。



? ? 媽媽、我和客人回到了沙法上,媽媽用衛生巾幫客人在擦雞雞上的粘液,當

劉叔叔將盛精液的盤子端過來的時候,客人要我和媽媽一人一半吃下去,幾次反

胃,那些白色的東西才進到我得肚子裡。



看看還有不到十分鐘就要結束這難熬的六小時,以為這場戲就要結束的時候,

客人又從包中拿出一頭一個的跳蛋,分別塞進我和媽媽的陰道中,當客人把跳蛋

的電源打開時,我的陰道中好像有個東西要出來。





? ?? ?? ?? ?? ?? ?? ?? ?? ?? ?【完】